《IXDC2023-峰会R2-AIGC设计生产力的元年启示与实践》

内容由AIGC方式辅助创作(形式即为告白方式)


AGI与AIGC在2023年,是一束光,不太亮但在漆黑的夜里,看到希望。


2个月前在团队我接到TOPIC征集,于是用Large Language Model创建了今天的主题《AIGC设计生产力的元年启示与实践》。
我有想过如何开始今天的分享会让自己感到轻松,那我们从一个视频开始吧,我个人蛮喜欢这个视频,它是这周由多个开源的Text To Video解决方案完成,整体合成工艺大概耗时30分钟。

The Era of Virtual Transformation_IXDC2023(视频)
这个视频创意的内核在最后会有一个集中解读,过程里大家会感受到其中思想的影射。此刻,我会跟大家一起,用观察者的视角,审视本次内容,围绕在AIGC设计的内核诠释。


当下,可以坚定,在AGI与AIGC的奇点临近之时,大部分设计师并不需要一个宏大叙事;因为大家在相关设计领域,所获得的基本原理与方法,已经构成在AGI与AIGC时代的基础;从而澄清设计师在AIGC时代的生产力,回归与专注想象力。


AIGC设计的想象力,又可以有多大呢?


这是我最近喜欢的一个类比。离着冲破想象力的天花板,只差一口漂亮的菌子。
巨大的菌子巨大的猫,菌盖下的小人跳舞在围绕。然鹅大概过这一页,就不会有漂亮的图了:)


无限想象力与创造力的需要,就是我们当下面临的AIGC设计。以『Prompt』为原点的设计。


这是在2023年2月份,Sam Altman在已经变成X的twitter上对于Prompt的价值论述蛮通俗的定义。能够出色编写 Prompt 跟聊天机器人对话,是一项能令人惊艳的高杠杆技能。所以在后面的内容,我基本上不会展开过多的案例与图像。期待大家可以通过文本去体会,『基于思考并通过Prompt去表达』,对于设计师是在这个时代是极为重要能力。


我们面临着AIGC的不确定性是一个抗解问题,意味着设计问题没有确定的条件或限制。没有明确的架构定义,没有停止的规则、没有详尽的执行清单、总是有多个可能的解释,解释则完全取决于设计师的世界观与⼈生观;每一个「抗解问题」都是另⼀个“更⾼层次”问题的征兆或局部;在实践中,设计师从应该称为「准主题」的主题开始。所以今天所面临的AGI与AIGC的产品化与商业化过程,我会认为有四个设计课题,值得探讨。


这两个概念是在17年开始进入AI设计领域时,会着重在对设计师发生影响模式。在传统设计中,用户可能不知道如何与新的技术或功能进行互动。如果界面的可供性不明确,用户可能会感到困惑和不知所措。另外,对于 AI 功能的集成,如果没有进行 AI Native 设计,可能会导致用户难以理解和利用这些功能,降低用户体验。
可供性(Affordance):指物体或界面的外部特征,表明它们如何使用或与之进行互动的能力。它是由美国心理学家 James J. Gibson 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概念,主要用于描述人与环境之间的交互关系。在界面设计中,可供性指的是设计元素的外观和交互特征,能够暗示用户应该如何使用它们。 AI Native(人工智能原生设计):是一种设计模式,旨在将 AI 技术无缝地融入用户界面和体验中。这意味着 AI 功能和交互不仅是简单地加入到现有设计中,而是以自然、无缝、直观的方式与用户交互,使用户感觉 AI 是一部分,而非外部附加功能。即设计师、创作者和用户能够充分利用 AIGC 技术的潜力,使其成为设计创意和生产力的自然延伸,而不是简单的附加功能。促进 AIGC 技术的有效应用,从而提高设计生产力和创造性。


这两种设计模式,都会导向用户通过降低学习成本、增加用户参与度、提高品牌价值,从而能够更轻松地理解和使用新的功能,从而提高整体的用户体验。大家更关注右侧的应用技巧,如何去明确可供性、自然语言交互(非新概念,二十年前包括触感/空间互动设计等,过去我们更多认为语音交互是一种自然的自然交互)、用户参与和反馈(与以往不同的数据驱动,以用户的无意识操作为模型的反馈数据,以鼓励用户参与 AI 功能的改进与共建)、提升信任(如何建立信任的过程,聪明到争辩不可信)。


虽然 AIGC 可以高效地生成大量内容,但产品设计或内容,缺乏情感和故事元素可能导致内容单调乏味,难以引起用户的注意和兴趣。
故事讲述(Storytelling)是人类传统的一部分,自古以来我们通过故事来分享经验、传承知识、表达情感以及传达价值观。是一种强大而普遍的沟通和传递信息的方式。通过巧妙运用 Storytelling 的技巧,设计者可以更好地传达,AIGC 技术在设计生产力方面的价值和潜力,通过将 AIGC 应用场景融入故事中,设计者能够吸引观众,引发情感共鸣,并将复杂的技术概念转化为生动、易于理解的故事,从而增强人们对 AIGC 在设计中的认知和接受度。


从结果上来看,我们可以更关注应用。“设计与科学一样,是理解和行动的工具。”设计师的重要功能之一是将一般概念转化为有形的现实,为创新的概念赋予形式,并显示到底是什么构成了用户价值,从而可以在任何开发过程的早期阶段进行更为准确的测试。意义叙述的策略,以技术与市场为交叉维度。面向旧市场与旧技术进行挖掘型叙事,面向旧技术与新市场进行以用户为中心型叙事,面向旧市场与新技术进行技术型叙事,面向新市场与新技术进行探索型叙事。需要注意的是,虽然 AIGC 可以增强 Storytelling 的技巧和效果,但在应用过程中要谨慎处理用户隐私和倫理问题。同时,要避免过度依赖 AIGC,保持人类创意和判断的重要性,确保 Storytelling 仍然具有人性化和深度。


人们通常会按照自己的期待理解客体所包含的意义。无论是属于个体的自然语言,或用于与模型交互的Prompt,或是模型输出的作品,并不能准确无误地互相传达。(互为黑盒)
Prompt 模型是指一种基于自然语言提示的模型,它通过使用特定的上下文或提示来引导模型生成特定的输出。生成式设计是一种使用机器学习技术自动生成设计的方法,它可以根据给定的输入数据生成对应的设计结果。
告白是设计作品的一种表达,而用于交互的Prompt是一种探索追求,输出与结果对于用户的目的不是传达,而是告白和提问,这使得模型与生成式创作工具具有两个意义,也是设计的目的。


我们在基于Prompt的模型与生成式设计碰到的左侧的问题,目前的生成式设计技术虽然非常强大,但仍面临生成质量不稳定、过度拟合等问题。需要持续改进和优化。使用生成式设计时,设计师需要注意版权和知识产权问题,确保生成作品的合法性和使用权限。生成式设计在面对高度专业性和创意要求的设计任务时,可能无法完全替代人类设计师的创意和判断力。一些设计项目需要更深刻的理解和创意,而模型可能难以达到这一要求。
过度依赖Prompt模型和生成式设计可能导致设计师对于个人创造性的依赖减弱,从而降低设计师的技能水平和创意能力。
导向局限性的控制,需要认识到它们的局限性和潜在的痛点,合理运用并结合人类创意和判断力,才能取得最好的设计效果。右侧的应用,生成式设计可以帮助设计师获取更多的创意和灵感。通过给定特定的上下文或提示,模型可以生成多样化、独特的设计作品,提供创作的可能性。高效地自动生成设计结果,节省设计师的时间和精力。迅速生成多个设计选项(初步草图和原型),快速探索和迭代,从而快速验证和调整设计方案。生成式设计可以用于艺术创作,艺术家可以通过与模型的互动来获得灵感和创意启发。


科技进步与人类福祉的提升并非正相关,极大的生产力提升后,我们正在重新尊重人们可以而技术却无法做到的事情。
技术是令人兴奋和愉悦的,但技术也往往会增加人们的焦虑和失控感。我们在设计的过程中需要将“幸福”纳入考量,使用设计和技术来提升人类幸福、发展人类潜能的工作。
偏见和歧视问题,AIGC的算法可能受到训练数据的影响,导致偏见和歧视问题。如果不加以控制和纠正,生成的内容可能会对不同群体产生不公平的影响;在使用AIGC生成内容和设计服务时,需要关注倫理和隐私问题,特别是涉及到用户情感和心理状态时,需要保护用户的隐私和个人数据安全; AIGC可能导致人们对真实社交和情感交流的减少,如果人们过于依赖技术来满足情感需求,可能导致社交隔离和孤独感的增加。


总的来说,结合积极计算和服务设计的方法,AIGC 的未来可以实现更加人性化、情感化和个性化的内容生成,提高用户体验和参与度,创造更具价值的内容服务。在未来的发展中,积极计算和服务设计可以结合应用,以实现更加积极、人性化的服务设计。这种结合可以帮助企业提高用户体验、增加用户忠诚度和提高服务效率。
例如,通过积极计算的技术,可以分析用户的情绪和行为,从而为用户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。同时,服务设计可以通过整合设计和商业模式,将这种个性化服务实现商业化,从而实现企业的盈利目标。积极计算和服务设计是未来数字化服务发展的重要方向,它们的结合应用可以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和服务效率,同时也为企业提供了新的商业机会和增长点。


如果人类的创造力为新想法的产生提供了无穷的可能性,那么必须强调的是,想法本身并不是创新,虽然这种误解十分常见。
很多设计师通过制定各种规定、应用分类学、归纳法等,尽量使设计过程变得更系统化、科学化,更容易预测,并与电脑的兼容性更好等。其中程序化的设计系统是最为典型的做法之一,试图将设计置于体面的科学背景当中,为设计套上合理的理论框架,在他们看来,如果设计拥有了理论化的结构,就有了科学的派头。这类方法代表了理性、逻辑与智慧但过度使用也可能导致简化论,使设计变得空泛,还会不可避免地染上高技术功能主义的弊病,牺牲了人的基本需求,即追求所谓形式的清晰。
只有当个想法体现在设计当中,以一种与用户生活相关、易于理解、有用、易得、可负担或令人愉悦的形式出现时,想法才能真正地代表了创新,创造出新的价值。
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。


大家要感谢自己的耐心,在这个时代,可以安静的思考与冥想。
最后解释下视频里的内容,来自鲍德里亚(Jean Baudrillard)法国哲学家和社会学家,他的理论探讨了现代社会和文化的消费主义特征,认为现代社会已经超越了物质现实,成为一个虚拟世界,人们的认知和行为也受到了虚拟世界的影响。鲍德里亚认为在后现代社会中,我们越来越多地生活在模拟和模仿的虚假现实中。现代社会中的符号和象征并非反映现实,而是创造了一个虚构的世界,这种虚构的世界逐渐取代了现实本身。在鲍德里亚的视角中,后现代社会中的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,甚至消失。这使得我们难以分辨什么是真实的,什么是虚构的。
The Era of Virtual Transformation_IXDC2023(视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