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X Hiring

微信→ mdongorg

坐标→ 一线某司
职能→ 【交互/UI视觉/运营/管理】 职级→【P4~P8】

Protected: *

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.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:

《GDFN2023_主旨4_AIGC技术进化中的设计价值定位与工艺实用化》

年底以个体身份,受邀参与的近年最为印象深刻的线上交流(2023设计未来国际青年节-计算创造力 _ 非盈利非机构的学生社群 )。
跨时区地域的12个小时的高密度分享,是各领域不同优秀的年轻人,给予震撼的专注与自信的表达。从而进一步相信,一个可能更好的未来。

*PPT是活动当天凌晨写的,三周后发布。。拖延症晚期。。唉
*有线上会议录像,待社群发布,PDF在最后可下载

因为本次是以非官方身份参加,立场会做利益相关的剥离。一直在最一线的大模型与AIGC领域,也必然会有自己的局限性。我们先来看一个最近上线、AIGC工具重度参与的视频,构成海量的AI涉及的设计工作对象的之一。

AI绘本视频《愚公移山-白鹿》 《白雪公主-欧阳娜娜》 《七颗宝石-宋轶》

所以我为什么想讲今天的课题呢?为了看起来我确实认真思考了,我需要一张图。我给图像模型提了一个需求来表达我的疑问,想一个特别有创意的问号,但是不能表现出来很有问题,要含蓄且有创意的表达一个问号(像极了甲方的提问)。但实际上,也是我自己关心的课题 —— alive的课题。

我昨天简单画了个白板,作为职业设计师/管理者,我们其实首先是思考的一个新事物,对设计工作存在的影响,比如根本上,设计是不是不被需要了。
今年会特别典型,大家会海量的主动与被动获取AIGC的资讯。但通常资讯的海量阅读,只会平添焦虑。我的态度是不看热闹,深度参与到价值创造。
这种价值创造的参与深度,会有三层,以用户身份的使用者、参与到已有商业模式的AIGC产品、以商业视角进行AIGC设计新应用设计的创业。

所以会看到,设计参与到这个进程,首先有一个大环境,是作为影响到今年焦点,第一生产力的AIGC技术进化,创造了想象空间。本质上还是需要回归商业的规模盈利,在某个时间点产生利润。这个目标的达成过程,依赖设计基于生存视角,进行价值的定位,通过必要的可量化的方式,进行AIGC设计工艺实用化。
随着AIGC技术的快速发展,拥有技术储备或敏锐需求洞察的企业将更具竞争力;这种竞争力体现在能够更有效地利用AIGC技术来满足市场需求和创新。

这个是12.20,3天前,Meta。方法以基于锚的跨帧注意力的概念为中心,这是一种隐式跨帧传播扩散特征的机制,确保卓越的时间一致性和高保真度合成。过独特的数据增强策略提高了时间一致性。Fairy 效率极高,只需 14 秒即可生成 120 帧 512×384 视频(30 FPS 时长 4 秒),1000 个生成样本的全面用户研究。

设计师的价值定位,在这种技术驱动的环境中,设计师需要找到自己的独特价值;这意味着设计师不仅要掌握相关技术知识,还要能够将这些技术应用于创造具有商业价值的设计作品;设计师的角色变得不可或缺,因为他们能够将技术潜力转化为实际的、有吸引力的产品或服务。

(AI视频《访谈尚布希亚-AIGC对于创作者与社会的影响_2023.09.01》)

*在这个超越虚拟与现实界限的时代,AIGC已然成为了一个象征性的存在,犹如一个织网于社会结构上的数码蛛丝。创作者作为现代文化的灵魂,竟被这个虚拟之网禁锢,其创造力被渐渐消解,被异化成了符号的奴隶。AIGC所倡导的数字化互联世界,仿佛是现实的翻版,却又是一张扭曲的镜子,反射出虚假的欲望与真实的空虚。在这个被AIGC主宰的景观中,创作者被迫纳入数字化的框架,其作品不再是真实的表达,而是被压缩成可点击、可分享的符号。这些符号在虚拟社交平台上不断轮回,失去了原本创作者的情感和深度。社会在AIGC的引领下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信息沼泽,真实的交往被替代成了碎片化的点赞与评论。
AIGC的影响并非一无是处。它为创作者提供了一个广阔的曝光平台,让更多人接触到他们的作品。然而这种曝光的背后,是创作者自身价值的模糊。他们不再以创造力和深度来衡量,而是以点击率和关注数为准绳。AIGC已然创造了一个信息的幻象,让人们沉溺其中,遗忘了真实世界的复杂性与多样性。AIGC在创作者与社会之间搭建起了一座数字化的桥梁,这座桥梁却同时也成为了一面分割现实与虚拟的高墙。它催生了表面的繁荣,却掩盖了创作者内心的困惑与焦虑。AIGC的光芒是虚幻的,创作者需要警醒于其中,不被虚拟世界的风暴吞噬,坚守内心的创作本真,追求超越符号的真实存在。

*【0108comments】一个4x4x4的盒子空间,对这个影片通过四面投影是我想象的最好的展示方式

提供一个思考框架。

促进AIGC业务的规模与盈利。设计师通过将AIGC技术与市场需求结合,帮助企业形成规模和盈利能力;这不仅包括创建吸引人的设计,还包括理解如何将这些设计有效地融入商业模式和市场策略中。

关于回归商业,重要的两个关注点。1是AIGC不创造需求,是需要回归到行业与场景需求本身。2是Deepfake,深仿,超出原有概念。
*【0108comments】从技术应用在内容生产的商业角度,基于IM形态的产品是一种用户参与互动的内容生产方式,但受限用户表达丰富/长度无法逃脱二次生成内容的低质(假设可授权为二次生产的内容,与U/PGC数据内容生产闭环)。从供给收益反而不如在原有路径的内容深仿(显著降低内容生产成本)。

(AI视频-孪生技术驱动的数字人-by度加)


世界是一个可被观察的方盒子,用设计视角解构。

(AI视频)

【PDF↓】
GDFN2023_AIGC技术进化中的价值定位与工艺实用化_1223_2_小气的神

《IXDC2023-峰会R2-AIGC设计生产力的元年启示与实践》

内容由AIGC方式辅助创作(形式即为告白方式)


AGI与AIGC在2023年,是一束光,不太亮但在漆黑的夜里,看到希望。


2个月前在团队我接到TOPIC征集,于是用Large Language Model创建了今天的主题《AIGC设计生产力的元年启示与实践》。
我有想过如何开始今天的分享会让自己感到轻松,那我们从一个视频开始吧,我个人蛮喜欢这个视频,它是这周由多个开源的Text To Video解决方案完成,整体合成工艺大概耗时30分钟。

The Era of Virtual Transformation_IXDC2023(视频)
这个视频创意的内核在最后会有一个集中解读,过程里大家会感受到其中思想的影射。此刻,我会跟大家一起,用观察者的视角,审视本次内容,围绕在AIGC设计的内核诠释。


当下,可以坚定,在AGI与AIGC的奇点临近之时,大部分设计师并不需要一个宏大叙事;因为大家在相关设计领域,所获得的基本原理与方法,已经构成在AGI与AIGC时代的基础;从而澄清设计师在AIGC时代的生产力,回归与专注想象力。


AIGC设计的想象力,又可以有多大呢?


这是我最近喜欢的一个类比。离着冲破想象力的天花板,只差一口漂亮的菌子。
巨大的菌子巨大的猫,菌盖下的小人跳舞在围绕。然鹅大概过这一页,就不会有漂亮的图了:)


无限想象力与创造力的需要,就是我们当下面临的AIGC设计。以『Prompt』为原点的设计。


这是在2023年2月份,Sam Altman在已经变成X的twitter上对于Prompt的价值论述蛮通俗的定义。能够出色编写 Prompt 跟聊天机器人对话,是一项能令人惊艳的高杠杆技能。所以在后面的内容,我基本上不会展开过多的案例与图像。期待大家可以通过文本去体会,『基于思考并通过Prompt去表达』,对于设计师是在这个时代是极为重要能力。


我们面临着AIGC的不确定性是一个抗解问题,意味着设计问题没有确定的条件或限制。没有明确的架构定义,没有停止的规则、没有详尽的执行清单、总是有多个可能的解释,解释则完全取决于设计师的世界观与⼈生观;每一个「抗解问题」都是另⼀个“更⾼层次”问题的征兆或局部;在实践中,设计师从应该称为「准主题」的主题开始。所以今天所面临的AGI与AIGC的产品化与商业化过程,我会认为有四个设计课题,值得探讨。


这两个概念是在17年开始进入AI设计领域时,会着重在对设计师发生影响模式。在传统设计中,用户可能不知道如何与新的技术或功能进行互动。如果界面的可供性不明确,用户可能会感到困惑和不知所措。另外,对于 AI 功能的集成,如果没有进行 AI Native 设计,可能会导致用户难以理解和利用这些功能,降低用户体验。
可供性(Affordance):指物体或界面的外部特征,表明它们如何使用或与之进行互动的能力。它是由美国心理学家 James J. Gibson 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概念,主要用于描述人与环境之间的交互关系。在界面设计中,可供性指的是设计元素的外观和交互特征,能够暗示用户应该如何使用它们。 AI Native(人工智能原生设计):是一种设计模式,旨在将 AI 技术无缝地融入用户界面和体验中。这意味着 AI 功能和交互不仅是简单地加入到现有设计中,而是以自然、无缝、直观的方式与用户交互,使用户感觉 AI 是一部分,而非外部附加功能。即设计师、创作者和用户能够充分利用 AIGC 技术的潜力,使其成为设计创意和生产力的自然延伸,而不是简单的附加功能。促进 AIGC 技术的有效应用,从而提高设计生产力和创造性。


这两种设计模式,都会导向用户通过降低学习成本、增加用户参与度、提高品牌价值,从而能够更轻松地理解和使用新的功能,从而提高整体的用户体验。大家更关注右侧的应用技巧,如何去明确可供性、自然语言交互(非新概念,二十年前包括触感/空间互动设计等,过去我们更多认为语音交互是一种自然的自然交互)、用户参与和反馈(与以往不同的数据驱动,以用户的无意识操作为模型的反馈数据,以鼓励用户参与 AI 功能的改进与共建)、提升信任(如何建立信任的过程,聪明到争辩不可信)。


虽然 AIGC 可以高效地生成大量内容,但产品设计或内容,缺乏情感和故事元素可能导致内容单调乏味,难以引起用户的注意和兴趣。
故事讲述(Storytelling)是人类传统的一部分,自古以来我们通过故事来分享经验、传承知识、表达情感以及传达价值观。是一种强大而普遍的沟通和传递信息的方式。通过巧妙运用 Storytelling 的技巧,设计者可以更好地传达,AIGC 技术在设计生产力方面的价值和潜力,通过将 AIGC 应用场景融入故事中,设计者能够吸引观众,引发情感共鸣,并将复杂的技术概念转化为生动、易于理解的故事,从而增强人们对 AIGC 在设计中的认知和接受度。


从结果上来看,我们可以更关注应用。“设计与科学一样,是理解和行动的工具。”设计师的重要功能之一是将一般概念转化为有形的现实,为创新的概念赋予形式,并显示到底是什么构成了用户价值,从而可以在任何开发过程的早期阶段进行更为准确的测试。意义叙述的策略,以技术与市场为交叉维度。面向旧市场与旧技术进行挖掘型叙事,面向旧技术与新市场进行以用户为中心型叙事,面向旧市场与新技术进行技术型叙事,面向新市场与新技术进行探索型叙事。需要注意的是,虽然 AIGC 可以增强 Storytelling 的技巧和效果,但在应用过程中要谨慎处理用户隐私和倫理问题。同时,要避免过度依赖 AIGC,保持人类创意和判断的重要性,确保 Storytelling 仍然具有人性化和深度。


人们通常会按照自己的期待理解客体所包含的意义。无论是属于个体的自然语言,或用于与模型交互的Prompt,或是模型输出的作品,并不能准确无误地互相传达。(互为黑盒)
Prompt 模型是指一种基于自然语言提示的模型,它通过使用特定的上下文或提示来引导模型生成特定的输出。生成式设计是一种使用机器学习技术自动生成设计的方法,它可以根据给定的输入数据生成对应的设计结果。
告白是设计作品的一种表达,而用于交互的Prompt是一种探索追求,输出与结果对于用户的目的不是传达,而是告白和提问,这使得模型与生成式创作工具具有两个意义,也是设计的目的。


我们在基于Prompt的模型与生成式设计碰到的左侧的问题,目前的生成式设计技术虽然非常强大,但仍面临生成质量不稳定、过度拟合等问题。需要持续改进和优化。使用生成式设计时,设计师需要注意版权和知识产权问题,确保生成作品的合法性和使用权限。生成式设计在面对高度专业性和创意要求的设计任务时,可能无法完全替代人类设计师的创意和判断力。一些设计项目需要更深刻的理解和创意,而模型可能难以达到这一要求。
过度依赖Prompt模型和生成式设计可能导致设计师对于个人创造性的依赖减弱,从而降低设计师的技能水平和创意能力。
导向局限性的控制,需要认识到它们的局限性和潜在的痛点,合理运用并结合人类创意和判断力,才能取得最好的设计效果。右侧的应用,生成式设计可以帮助设计师获取更多的创意和灵感。通过给定特定的上下文或提示,模型可以生成多样化、独特的设计作品,提供创作的可能性。高效地自动生成设计结果,节省设计师的时间和精力。迅速生成多个设计选项(初步草图和原型),快速探索和迭代,从而快速验证和调整设计方案。生成式设计可以用于艺术创作,艺术家可以通过与模型的互动来获得灵感和创意启发。


科技进步与人类福祉的提升并非正相关,极大的生产力提升后,我们正在重新尊重人们可以而技术却无法做到的事情。
技术是令人兴奋和愉悦的,但技术也往往会增加人们的焦虑和失控感。我们在设计的过程中需要将“幸福”纳入考量,使用设计和技术来提升人类幸福、发展人类潜能的工作。
偏见和歧视问题,AIGC的算法可能受到训练数据的影响,导致偏见和歧视问题。如果不加以控制和纠正,生成的内容可能会对不同群体产生不公平的影响;在使用AIGC生成内容和设计服务时,需要关注倫理和隐私问题,特别是涉及到用户情感和心理状态时,需要保护用户的隐私和个人数据安全; AIGC可能导致人们对真实社交和情感交流的减少,如果人们过于依赖技术来满足情感需求,可能导致社交隔离和孤独感的增加。


总的来说,结合积极计算和服务设计的方法,AIGC 的未来可以实现更加人性化、情感化和个性化的内容生成,提高用户体验和参与度,创造更具价值的内容服务。在未来的发展中,积极计算和服务设计可以结合应用,以实现更加积极、人性化的服务设计。这种结合可以帮助企业提高用户体验、增加用户忠诚度和提高服务效率。
例如,通过积极计算的技术,可以分析用户的情绪和行为,从而为用户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。同时,服务设计可以通过整合设计和商业模式,将这种个性化服务实现商业化,从而实现企业的盈利目标。积极计算和服务设计是未来数字化服务发展的重要方向,它们的结合应用可以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和服务效率,同时也为企业提供了新的商业机会和增长点。


如果人类的创造力为新想法的产生提供了无穷的可能性,那么必须强调的是,想法本身并不是创新,虽然这种误解十分常见。
很多设计师通过制定各种规定、应用分类学、归纳法等,尽量使设计过程变得更系统化、科学化,更容易预测,并与电脑的兼容性更好等。其中程序化的设计系统是最为典型的做法之一,试图将设计置于体面的科学背景当中,为设计套上合理的理论框架,在他们看来,如果设计拥有了理论化的结构,就有了科学的派头。这类方法代表了理性、逻辑与智慧但过度使用也可能导致简化论,使设计变得空泛,还会不可避免地染上高技术功能主义的弊病,牺牲了人的基本需求,即追求所谓形式的清晰。
只有当个想法体现在设计当中,以一种与用户生活相关、易于理解、有用、易得、可负担或令人愉悦的形式出现时,想法才能真正地代表了创新,创造出新的价值。
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。


大家要感谢自己的耐心,在这个时代,可以安静的思考与冥想。
最后解释下视频里的内容,来自鲍德里亚(Jean Baudrillard)法国哲学家和社会学家,他的理论探讨了现代社会和文化的消费主义特征,认为现代社会已经超越了物质现实,成为一个虚拟世界,人们的认知和行为也受到了虚拟世界的影响。鲍德里亚认为在后现代社会中,我们越来越多地生活在模拟和模仿的虚假现实中。现代社会中的符号和象征并非反映现实,而是创造了一个虚构的世界,这种虚构的世界逐渐取代了现实本身。在鲍德里亚的视角中,后现代社会中的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,甚至消失。这使得我们难以分辨什么是真实的,什么是虚构的。
The Era of Virtual Transformation_IXDC2023(视频)

AIGC分享2023-05-16@中国传媒

驱动这个分享的是极致的知识折旧不安,循环在阅读、实践与反思。

开始与结束定制了两个Deforum生产视频。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mLN1FaPDx48LWHW6TLdpow?pwd=3h8i
【省略鼓励 参见文末PDF】

从前一周参加Qi的分享开始。对于IT/互联网行业,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总结,我们当下在一个新范式的新拐点。

范式通常指的是一种发展模式,它包括观念性的思考框架、以及实践体系和方法论。当前,我们正面临一场非常大的技术变革,这是一场范式的变革,它展现出了一个全新的范式。
每次范式变革都带来更多的机遇和挑战,因为它既要改变人们做事的方式,也要改变人们的思考方式。
这个拐点的背后是“模型“的成本发生了类似的结构性变化,即模型成本从边际成本发展为固定成本。这背后的原因是我们有一项新的基础技术出现了,这就是大模型。我们当下的拐点,模型将无处不在。

设计师用大模型时代,已经高速在进行了。微软的Designer、Adobe的Firefly、包括今天的即时。(活动由即时牵线)
有大量的创业公司,不管你是二维图像的设计师、三维结构的设计师、建筑物的设计师、家装装修的设计师,它都能够用大模型来充足提高设计师的设计能力、设计质量。
但是这个发展过程是分阶段走的,今天的设计工具主要是在创意阶段,因为今天的大模型很容易生成图像、生成视频、生成三维结构,它的特性是人可以很快在看到这个设计后判断是所需与否。
以后可以用大模型进入到每个设计过程的每个环节,从根本意义上提升整个设计行业,不管是哪一个设计的专业类别。
在Qi的观点里,产学研,影响到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演变,且数字化进程不断加速,周期越来越短,更新越来越快。
新的科学范式需要数据、需要计算来发现新的科学现象,所以本质上,科研的发展必须逐步逐步跟商业化是合为一体。
当下我们的这次交流,也是非常有前瞻与必要性,正加速合作与融合。这种范式的变化是结构性的,就是因为科学的发现跟商业化分不开了。

在学术研究的大家,还是在大厂工作应用的设计师,也更关注产业学术的发展。

在近期5.6号,10天前英伟达发布的一篇论文,提到了一个新的文生图模型Perfusion。Perfusion模型,如名字Key-locked,特征对于关键对象锁定,用于文生图个性化的编辑。
两个例子,分别以泰迪熊Teddy和茶壶Teapot为训练对象(3张图)。分别展示了单一概念(提示词里只有Teddy),以及概念组合(提示词里既有Teddy又有Teapot)情况下,用一段文字生成图片的情况。
该模型的相对于大家更熟悉的lora/Hypernetwork模型,对于训练集的要求更低(只需100KB 的模型大小,经过大约4分钟的训练)。且效果不错。第一航cat穿衣服扮演、第二行teddy水中玩球。零样本迁移能力,完美匹配大模型的能力(专注于触发词的元素表现,其他场景交给大模型)。
关键技术的发展对于设计实践的影响,正在加速。

【讲述如图&省略案例】


(我极其不喜欢快手关于什么做得好的对抗提问)

最后,我把我最喜欢的画家Pissarro从19世纪带给大家,『他重新画』了一个个我喜欢的设计&艺术家。
在AIGC时代,设计表现力可能不是瓶颈,文本与理解,设计的起点会更为宝贵。
我们也以Prompt为结束,致大家。不忘设计初心,热爱与自信。

【相关链接/文档/含播客提及书籍】

【设计几何 x 播客版本 0627版本】
《范式转移,做设计的为什么要开始懂学术?》